杀人案再审四年未开庭,人已刑满获释。媒体报道后终改无罪
创建时间:2022-06-23

  因被杀的女邻居生前常去刘忠林家听录音机,警方因此怀疑刘忠林是杀人凶手,刘忠林被判死缓。申诉成功,案件进入再审程序后,四年未开庭,直至刘忠林被羁押、收监9217天(超过25年)后刑满获释,仍未昭雪。

  针对此案,上游新闻、北京青年报、澎湃新闻等媒体做出多篇深度报道。最终,刘忠林被宣告无罪,获得的197万精神损害抚慰金创下国内最高数额纪录。

  改判无罪时,已被羁押9217天

微信图片_20220623182411.jpg

  1989年8月8日晚8点,吉林省东辽县会民村女村民郑某失踪。一年后,有村民从菜地里挖出一具女尸,经东辽县公安机关确认,死者正是郑某。

  东辽县警方尸检时发现未婚的郑某怀有身孕,遂将嫌疑人锁定为与郑某有恋爱关系的人。

  郑某生前经常去邻居刘忠林家中听录音机。刘忠林因此被警方确定为嫌疑人。1990年10月29日,刘忠林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东辽县公安局拘传。4年后,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刘忠林死缓。

  刘忠林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入狱后,他为了申诉,从学习认字开始努力。他的申诉理由主要有三: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杀人;办案人员涉嫌刑讯逼供,导致自己伤残;原审法院程序严重违法。

  申诉了整整18年,2012年3月28日,吉林省高院决定再审。但刘忠林一直等到刑满释放那天,再审也没开庭。

  民主与法制杂志是第一个提及刘忠林案的新闻媒体。2015年12月15日,民主与法制杂志记者李蒙做出法治深度报道《“蒙冤者援助计划”报告》,其中写到刘忠林案。

  (http://e.mzyfz.com/mag/paper_7912_5051.html)

  “该案于2012年2月28日即已决定再审,但至今仍未有实质性进展,法院也没有开庭审理的计划,辩护律师多次与办案人沟通程序进展情况,办案人均表示,要向领导请示。”

  刘忠林刑满释放三个月后,2016年4月25日,吉林省高院审理了此案。

  当天,上游新闻记者曲鸿瑞对此案做出深度报道,题为《男子被冤奸杀女邻居坐牢25年 带伤出狱称遭逼供》。

  (http://www.mzyfz.com/index.php/cms/item-view-id-1191570)

  这篇报道披露了刘忠林故意杀人案中可能存在的刑讯逼供和没有足够定案证据的情况。刘忠林会见律师时表示,羁押期间,侦查机关多人采用三班倒的方式刑讯逼供,导致其指甲坏死、变形;右脚趾骨折,最终发展为骨髓炎坏死截肢。刘忠林的亲人和邻里证实,刘忠林被抓前肢体健全。

  报道刊发后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16年4月至12月,澎湃新闻记者马世鹏、邵克先后做出《吉林26年前杀人案再审,“凶手”出狱后到被害人家唠家常》、《“囚徒”刘忠林:躲在千里外的小旅馆等再审判决,仍像蹲小号》和《吉林刘忠林杀人疑案:服刑22年再审,拖4年开庭7个月无果》三篇深度报道。

  漫长的再审过程,被外界称之为“马拉松式再审”。2017年4月7日,北京青年报记者李显峰做出题为《吉林省刘忠林杀人冤案:命案再审5年,判决至今“难产”》的深度报道。

  文中开头写到:刑满释放,无家可归,判决难产,49岁的吉林“大叔”刘忠林现在仍未挣脱“杀人犯”的标签。东辽县会民村,路边的一幢已20多年无人居住的土坯房,是刘忠林的“家”。

  稿件中还提到:刘忠林和他的律师,不止一次询问吉林高院何时宣判,答复都是:等着。此案如果改判无罪,被羁押9217天(超过25年)的刘忠林将刷新陈满的记录,成为被羁押最久的蒙冤者。

  在律师和媒体的共同努力下,开庭两年后,吉林省高院于2018年4月20日宣告刘忠林无罪。

  此时刘忠林已经蒙冤28年。2019年1月,刘忠林获得460万元国家赔偿金,其中包含羁押9217天人身自由赔偿金2624448.5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975551.42元。其中,197万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创下国内最高数额纪录。

  第一次见他,感到蛮震撼

  日前,“改变de力量”联系到时任上游新闻记者曲鸿瑞,请他回忆了采访报道过程。

  改变de力量:当年是怎么接触到刘忠林案的?

  曲鸿瑞:当年我是从北京青年报记者李显峰那里知道了刘忠林案,我也是吉林人,更感触,就开始关注这件事。

  改变de力量:见到刘忠林,你对他有哪些印象?

  曲鸿瑞:第一次跟刘忠林见面的时候其实蛮震撼的。他十根手指都没有手指甲,脚上的大拇指也是没有的。

  改变de力量:还有什么印象深的细节吗?

  曲鸿瑞:我印象深刻的,都是刘忠林出狱后不适应社会的那些细节。

  第一是刘忠林过马路不会躲车,他过马路时有汽车过来,不会像咱们一样,躲开汽车,或者跟汽车招招手让司机有让行的准备,他是猫着腰跑过去;第二个是刘忠林不知道易拉罐该怎么打开;第三是刘忠林上厕所会向我们喊报告。

  改变de力量:采访报道,遇到过哪些困难?

  曲鸿瑞:关于办案人员刑讯逼供,虽然刘忠林身上有着非常明显的外伤痕迹,但警方一直都不承认,这一点,在文本的处理上花了心思。

  第二就是和刘忠林的沟通非常困难,因为他没有多少文化,常常是我问完问题后,他回答的内容是词不达意的,他听不懂我的问题,所以我只能一点点慢慢问,让他一点点地讲。

  改变de力量:刘忠林刚出狱时,老家的人还是把他当成“杀人犯”。

  曲鸿瑞:是的。他出狱回到家乡后,很多村民不了解案件情况,依然会把他当做“杀人犯”,周遭都是对他指指点点的人。新闻报道出来后,很多村民知道他是冤的,他生活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改变de力量:新闻报道对案件起到了哪些作用?

  曲鸿瑞:对冤案再审来说,政法体系内多少存在阻力。媒体报道后,案件情况会获得外界乃至最高法、最高检的关注。这些关注对再审的落实,能够起到督促的效果。


CONTACT INFORMATION

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新华社社区对面

商务合作

电话:18511001986(肖主任)

邮箱:dd64100777@163.com

CONTACT INFORMATION

在线留言

  •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 联系电话

    热线电话

    18511001986

  • 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打开
  • 回到顶部